關於部落格
  • 862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廣播劇☆有罪系列2 原罪1~3 ←慎入激H


【配音】
樱井透也CV:绿川 光
穂高櫂CV:小杉十郎太

第一回


【翻譯】
槇原:哦~再版書做好了嗎?
櫻井透也:是,我這就要送去給穗高老師。
(我——櫻井透也,是蒼山書房第二編輯部推理小說部的編輯。之前一直在純文學部工作的我,雖然很喜歡推理小說,可多少還是會有些擔心能否適應。但是,在我負責的作家穗高櫂的新作發表後,這種不安感也成功的消失了。《羽化》大獲成功,在發售三天後就決定再版了。)
槇原:但是,能讓穗高櫂寫出這種故事,說實話真的很佩服啊!
櫻井透也:大家不也都這麼說嗎~有那麼意外嗎?
槇原:就是有啊!所以引起這麼大的反響嘛!到底是怎樣才寫出了這樣的作品呢?
櫻井透也:——商業機密!(真正的原因,當然是不能跟別人說的——我和穗高櫂老師有什麼交易行為)
槇原:你的下一個目標是在九月再出一本,能辦到麼?
櫻井透也:那怎麼可能?!
槇原:我也知道啦,只是開個玩笑,你不用這麼害怕吧!這次老師特別提早我們這邊的工作,但是不能下次要他這樣啊!不過無論怎樣九月也有些太勉強了是吧?
櫻井透也:嗯!
槇原:目標定在這年內完成,要是交涉順利的話,在剩下的半年內儘量讓他給我們交上原稿。
櫻井透也:知道了,我會儘量跟老師溝通。
槇原:很好!接下來還有一件事。我希望你發掘新人作家。
櫻井透也:我們編輯部不是有新作家獎麼?雖說最近的全都不入圍的說……
槇原:可惜啊,投稿的都是些扶不起的阿斗,你去找些有價值的作家來。
櫻井透也:知道啦…。那、我也該出門去開會了。
槇原:好,辛苦了!
【Daria Drama CD——原作:和泉桂——原罪】
穂高櫂:你要喝點什麼?櫻井先生。
櫻井透也:不用了,如郵件裏所說,我在飯店定了位子,可以的話,現在可否請老師賞臉赴宴呢…
穂高櫂:要吃飯嗎?
櫻井透也:《羽化》的發售紀念和再版的慶功宴。
穂高櫂:啊~這樣啊~那預定的是幾點?
櫻井透也:八點半。還有,這是再版的樣本,經您核對要更改的部分,我已經全部修正過了。
穂高櫂:謝謝!
櫻井透也:《羽化》因為嶄新的風格而頗受好評,老師有沒有被其他出版社要求出版新作?
穂高櫂:確實如此,有被要求下次寫不是推理小說的東西。
櫻井透也:那您以後會更忙了吧?
穂高櫂:目前就是在五月決定要出一本精裝書,其他出版社還是一年兩本的速度,和以前沒什麼改變。
櫻井透也:啊太好了!
穂高櫂:過來。
櫻井透也:什麼事?
穂高櫂:作為獎勵,不吻我一下麼?
櫻井透也:獎勵?
穂高櫂:為了你,這次我可是很賣力的寫書啊!
櫻井透也:可是,那是… 好吧……
穂高櫂:這樣的吻,你以為我會滿意麼?
櫻井透也:啊,不行……
穂高櫂:為什麼?
櫻井透也:不去吃飯的話……
穂高櫂:這樣啊~無論你多麼淫蕩,也不該因這些而反應吧。這麼玩弄,你也沒有別的感覺吧?
櫻井透也:嗯……唔……
穂高櫂:該走了吧~透也。呵怎麼了?真希望大家能看看你這下流的樣子,站起來。
櫻井透也:已經……不行了……
穂高櫂:明明是你引誘我的。
櫻井透也:啊……
穂高櫂:呵呵……我們到床上去!
櫻井透也:(讓穗高老師給我寫小說的原因是從和老師打的一個賭開始,開始是如果我撞球贏了的話就老師就給我寫原稿,輸了的話就我為他獻出身體,這本來只是個賭,我卻不知何時喜歡上了老師,而老師也跟我說喜歡我。)
櫻井透也:嗯嗯……不、不要……
穂高櫂:為什麼?明明已經這麼濕了。
櫻井透也:嗯啊……
穂高櫂:濕了的話就說明很有感覺吧!這麼有感覺,你可不是個好孩子哦。
櫻井透也:老師……
穂高櫂:怎麼了?
櫻井透也:進來……
穂高櫂:進去哪里?
櫻井透也:這裏……進來這裏……
穂高櫂:今天可真是性急啊!~
櫻井透也:……因為、一直……在、忍耐……
穂高櫂:說這麼可愛的話……想要我怎麼做?說出來……
櫻井透也:請……就這樣插入……老師的……啊啊……
穂高櫂:這裏舒服麼?
櫻井透也:舒服……非常……非常舒服……再多一點……嗯……
穂高櫂:……真拿你沒辦法啊……
櫻井透也:嗯啊……又要、要射了……
穂高櫂:儘管射吧!
櫻井透也:……啊啊啊……啊!……老師!
穂高櫂:裏面也想要吧?……這麼緊……嗯……嗯嗯!
櫻井透也:老師……
穂高櫂:……怎麼了?今天這麼能撒嬌。
櫻井透也:因為……唔……因為老師做了過分的事……
穂高櫂:我也沒辦法啊,那麼久沒見了,你以為我會不想見你了麼?
櫻井透也:(所以才對我使壞的嗎,見了面只說關於工作的話……還是一樣是個難懂的人啊,表現感情的方式很特殊,戀愛感覺也很遲鈍,總之是個很不思議的人啊。)那樣的話,請做到我壞掉為止吧。
櫻井透也:(目前我面對的任務,首先就是要把工作業績搞上去,《羽化》的成功固然很值得高興,但這並不是我個人能力的結果,下次一定要靠自己的實力拼一次!照槇原先生吩咐的,可以的話得去發掘一下新人作家。啊、《出現》,作者是天野陽。好像在哪里聽到過啊……“出現”在日語中應該也有羽化的意思。)……你好,我是櫻井。
穂高櫂:是我。
櫻井透也:老師啊,什麼事?
穂高櫂:我打算明天去葉山,我想我們可以一起去嗎?
櫻井透也:葉山啊?
穂高櫂:嗯,前天你特意在飯店訂了位子,結果沒去成,想以此作為補償。
櫻井透也:(好想去葉山,想見到穗高老師,雖說和他一起忘記一切度過快樂的時光是個充滿誘惑的邀請,但是我還是想把工作和私生活完全分開。)您計畫在那兒停留一天嗎?
穂高櫂:我打算在那兒住一陣子,這段時期你忙嗎?
櫻井透也:這樣啊,抱歉啊,最近會有新作要校對走不開,所以要帶薪休假很難……
穂高櫂:是…嗎……這樣的話,等下次有機會吧!
櫻井透也:真是抱歉,請原諒!(剛才的拒絕方式真是有點不好啊,作為一個社會人士,理應戀愛和工作兩立,但正因為物件是穗高老師,所以才很難處理。我好想理解老師的心情,而且他是個有點怪的人、說喜歡我又只有那一次,所以不那麼容易進入他的內心吧。)
櫻井透也:(我和《出現》的作者天野陽取得聯絡,就馬上約他出來見面。來到了約定的茶店裏,就見到了個一如時下的年輕人打扮的青年正一個人坐著,剪得很短的頭髮接近金色,耳朵掛著好幾個耳環。那就是天野…陽…吧?]
天野陽:啊,難道您就是書籍第二編輯部的櫻井先生麼?
櫻井透也:初次見面,我叫櫻井。非常感謝您今天能特意出來!
天野陽:哦……我覺得櫻井先生的名字真的很漂亮,沒想到櫻井先生真的人如其名,是個這麼漂亮的人啊,真是有點意外……啊,真是抱歉!第一次見面就……
櫻井透也:我就開門見山的說吧,您的大作《出現》我已經拜讀過了,真是非常精彩的作品。
天野陽:啊!!真的嗎?!真是太感謝了!
櫻井透也:所以務必請您為我們出版社出一本書。
天野陽:我也真的很喜歡蒼山書房。我很樂意!
櫻井透也:我想你也許會想先看下樣本,所以我帶來了我們社出版的書……
天野陽:啊!穗高櫂、先生的……
櫻井透也:是的。這是上個月才發行的新著。
天野陽:真是相當優秀啊!這部最新作品《羽化》!
櫻井透也:我也非常喜歡這本書!老師這次的工作相當的出色!
天野陽:啊……難道櫻井先生是穗高老師的責任編輯嗎?
櫻井透也:嗯,這本《羽化》是我和老師的初次合作。
天野陽:好厲害啊!啊啊抱歉!可是真的很厲害啊!能讓穗高櫂寫出這種作品。
櫻井透也:我並沒有做什麼,真是不好意思。你很喜歡穗高老師的書麼?
天野陽:嗯,我是老師的超級書迷!那種細緻周密的計策、犯人的作案動機等等,都不是一般的推理小說比得了的!
櫻井透也:(真是年輕人啊這麼坦率,看上去也就大學剛畢業吧,那麼正直一定很受歡迎吧。)
天野陽:啊,對不起!一直在說穗高老師的事。
櫻井透也:呵呵,沒關係。不過,難得有這個機會,還是來談談工作的事。
天野陽:嗯,麻煩您了!
櫻井透也:(那是……穗高老師!還有一個中年男人和一個年輕女性,好像在哪兒見過……嗯?那女的拿著的紙袋上面印著標誌,是“六風社”的啊!)
中年男人:今天真是太感謝了!
穂高櫂:哪兒的話!
櫻井透也:(還是別碰面的好,到哪兒躲一下……)
穂高櫂:櫻井先生!
櫻井透也:啊!抱歉!穗高老師!我好像來早了,有打擾到你們嗎?
穂高櫂:沒有,正好談完他們要回去了。
中年男人:那麼,我們就告辭了,先走一步。
櫻井透也:剛才那兩人是哪個編輯部的嗎?
穂高櫂:是六風社的新的責任編輯。
櫻井透也:是那個男的麼?
穂高櫂:是那個女的。
櫻井透也:(這是……怎麼回事……?一股涼意突然襲來,不自覺的緊緊抓住胸口……這種不舒服的感覺……)
穂高櫂:他們來說希望儘快接手工作,所以忽然來協商一下,還好趕得及!
櫻井透也:這麼的話,應該吃過飯了吧!
穂高櫂:嗯,吃過了,你要是沒吃的話,我讓家政婦給你做點吧。
櫻井透也:不用了!
穂高櫂:讓我把你當飯後甜點吃掉吧。
櫻井透也:在這種地方……!?
穂高櫂:不可以麼?
櫻井透也:被人看見的話,會給老師帶來很大麻煩吧!
穂高櫂:我是不介意啦不會覺得麻煩。
櫻井透也:但是……
穂高櫂:呵……雖然那麼熱情……卻是個膽小鬼啊!
櫻井透也:是老師您、太大膽了吧……
穂高櫂:這可不是大膽!我說過我只是不願意忍耐的吧……你要我等到什麼時候?
櫻井透也:可是……
穂高櫂:可是?
櫻井透也:在這裏的話,可會被家政婦看到吧?
穂高櫂:你想被看見麼?真是下流啊……
櫻井透也:老師!嗯……!

第二回


【翻譯】
櫻井透也:(在一項工作成功的話,接下來就會被期待更多接手的工作都要成功,必然地這樣壓力也非常大!這種時候。通常,是戀人的話,我也希望穗高老師能聽我訴說心情,但是,每次一見面總是不能好好說話,完全說不到重點。老師是怎麼看這段關係的呢?這樣簡直就是純粹的肉體關係吧?不能和老師完全沉溺於這戀情,是因為我在什麼地方有猶豫吧。從和即將結婚的美和分手選擇了老師開始,就不知在心裏的何處一直留有種罪惡感,有時腦海更浮現她的樣子。)
女同事:櫻井先生,有傳真,那個……天野、天野陽先生來的。
櫻井透也:真的?啊,大綱啊!呵,挺有意思的!(天野老師的大綱在整個編輯部評價都很好,我立刻給了回復。)
天野陽:我是天野。
櫻井透也:我是蒼山書屋的櫻井。
天野陽:啊!櫻井先生!大綱……怎麼樣?
櫻井透也:在編輯部傳閱了一下,大受好評。大家都說非常想讀這個故事!
天野陽:真的嗎?!
櫻井透也:所以希望你能以這內容把書寫出來。
天野陽:呃是這樣的……
櫻井透也:您有什麼問題麼?
天野陽:實際上是這樣的,我已經開始動筆寫了五十幾頁……
櫻井透也:咦?
天野陽:對不起,可能大綱還有要修正的地方,但是我真的非常想寫!
櫻井透也:不會!用不著道歉!能讓我讓我讀一下寫好的部分麼?看後再給你大綱的回復。
天野陽:啊,行是行,但是還未完成啊~也還沒修正潤色什麼的……
櫻井透也:沒關係的。
天野陽:好的,馬上就用電郵發給你!
櫻井透也:咦?有兩封郵件!一封是天野老師的,另一封是……穗高老師!穗高老師的是想約我一起吃飯。但是現在必須把天野老師的原稿看完。雖然很可惜,但還是不得不回絕掉了。
櫻井透也:(讀完了原稿,想立刻向天野老師表達我的看法,所以就在這一天和天野老師約了見面,地點是天野老師一直想去的一個有很多推理作家聚集的有名酒吧。)天野老師。
天野陽:晚上好!……總覺得有點緊張呢!
櫻井透也:天野老師在這種地方會感到緊張嗎?
天野陽:呵~不是因為在這裏……而是因為要被談到對作品的感想!那……怎麼樣?
櫻井透也:非常的有意思!因為知道只有五十頁,所以覺得一下子讀完了很捨不得,所以比平常更慢的拜讀了。
天野陽:呵呵過講了!櫻井先生總是這麼讚揚作者的麼?
櫻井透也:並沒有啊!只是直接的表達我的感想而已。因為這是我的工作,所以如果不有趣的話就會直接說不有趣。
天野陽:真是太好了,聽到您這麼說我也感到很高興啊!而且覺得很值得幹!啊~有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
櫻井透也:啊,對呢……關於人物的……兩位主角的性格有點類似,讓他們形象再鮮明一點,更有個性一點會更有意思吧。
天野陽:嗯原來如此……
櫻井透也:這樣改變……會不會有什麼困難?
天野陽:完全沒問題!我也有點迷茫……呼……
櫻井透也:難道……感到緊張?
天野陽:那是當然的啦~櫻井先生雖然看上去是個美人,但畢竟是很能幹的編輯,我想應該會說很多嚴厲的說話。
櫻井透也:要我說點更嚴厲的話麼?!
天野陽:啊?這樣就已經足夠……
櫻井透也:天野老師?(有什麼認識的人進來了麼?啊~穗高老師……!)
穗高櫂:還真巧啊!
櫻井透也:沒想到在這兒碰見您!市倉老師!好久不見了!您來東京了啊~
市倉:我來參加個婚禮。櫻井先生原來在這裏啊!我還聽說穗高約你,你卻不肯賞臉呢!
櫻井透也:(我曾經說過很希望拜訪推理小說作家市倉先生但是一直沒有機會。穗高老師記得這件事才特意安排了今天的飯局。要是一開始就告訴我的話……我一定會參加的!)
穗高櫂:這位是?
櫻井透也:是這次替我們出書的天野陽老師。
市倉:難道是《出現》的作者?
天野陽:哇……您、您知道我?!
市倉:您在我的朋友們之間是話題人物啊!啊,你們是在談公事麼?
櫻井透也:沒有,公事已經談完了。
市倉:呵呵,如果可以的話,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喝一杯?
天野陽:可以嗎?!!
櫻井透也:(由於見到自己仰慕的作家而異常興奮,看到這樣的天野,我想反對的話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四人暢快的談話告一段落,情緒高漲的市倉老師說要去入住飯店的酒吧再談,我結了帳後一個人出了酒吧)老師!他們兩個呢?
穗高櫂:剛剛跟他們分開了,我送你回家。
櫻井透也:我送老師回家!
穗高櫂:那就拜託你了。
櫻井透也:(真是太折磨人了!穗高老師還是那張撲克臉,完全看不出在想什麼!咦?穗高老師家不在這邊啊……這裏……是、是酒店?!)
穗高櫂:下車吧!
櫻井透也:(想到這酒店留宿吧?還真是老師的即興作風啊)今天真是太感謝了!
穗高櫂:你想要回去麼?
櫻井透也:我答應送您回來的。
穗高櫂:我是說想你送我回家的吧,你還沒有實現你的承諾哦!明天早上希望你能再送我。
櫻井透也:那……我明天早上再來接您。
穗高櫂:現在你一個人回去的話,萬一被什麼男人侵犯了怎麼辦?
櫻井透也:沒事的,我怎麼會遇見這種事……?!
穗高櫂:我說送你回家的時候,你的表情可是相當的不舍啊!
櫻井透也:這是……
穗高櫂:不會是我多心了吧?
櫻井透也:唔……唔……
穗高櫂:看看你的表情!
櫻井透也:什麼表情?
穗高櫂:跟我來!
櫻井透也:老師……
[浴室]
穗高櫂:我有點縱容你了啊……
櫻井透也:洗漱台……想要幹什麼?
穗高櫂:你是屬於誰的,我來幫你好好記起來!
櫻井透也:疼……!放開我!
穗高櫂:好好看看鏡子裏你自己的樣子吧。
櫻井透也:看、你要我看什麼!
穗高櫂:你的臉……
櫻井透也:臉?
穗高櫂:明白了吧?這麼渴望的眼神……你什麼時後都在勾引男人。
櫻井透也:我才沒有做這種事!
穗高櫂:你沒有否認的資格!
櫻井透也:…請…放開我……我會回家的……
穗高櫂:你不是很想要麼?別再說謊了!
櫻井透也:……才沒有……啊!
穗高櫂:透也,你看看鏡子!
櫻井透也:做不到……!
穗高櫂:從開始你就一直在和我作對。就這麼想被我處罰麼?你下麵已經濕的不像話了哦~真可憐!
櫻井透也:為什麼……不相信我……
穗高櫂:因為人們總是會說謊。
櫻井透也:我沒有說謊!
穗高櫂:人們會背叛他人,會說謊,這是人的本能,不是什麼壞事。但是,你的身體是最誠實的。無論怎樣胡混最終都會老實的說出來。
櫻井透也:我……說謊……
穗高櫂:今後不可以說謊,為了不違背諾言,你能發誓麼?
櫻井透也:我、發誓!
穗高櫂:能否守住諾言,就來問問你的身體吧!
櫻井透也:……啊啊……停、停下來!
穗高櫂:在這種情況下麼?想做的話,就說出來想讓我摸你哪里!
櫻井透也:不要!
穗高櫂:還是那麼倔強啊!但是,你已經這麼熱了,是不是還是說出來好一點呢?
櫻井透也:……啊……摸我……
穗高櫂:怎麼摸呢?這樣、可以嗎?
櫻井透也:直接……用老師的手……直接摸我……
穗高櫂:對別的男人,也總是這麼要求麼?我來檢查一下你是否還是清白之身……
櫻井透也:……啊 啊啊……嗯嗯……
穗高櫂:還只是手指,你就如此淫蕩!你的內壁還緊緊纏住我的手指不放!
櫻井透也:我快……不行了……
穗高櫂:還早著呢,今天只有我能讓你解放!好好看著鏡子!
櫻井透也:這種事……我睜不開眼……
穗高櫂:還想要我更過分點兒麼?
櫻井透也:討厭!
穗高櫂:不是討厭吧!看看,你是多麼可愛!透也!
櫻井透也:老師……放過我吧……嗯嗯!
穗高櫂:放過你?……是要我怎麼做?那麼、就這樣子吧!好厲害!手指纏得很緊!
櫻井透也:……啊……請讓我……射出來!
穗高櫂:聽不見哦~
櫻井透也:請讓我射出來!
穗高櫂:我說過只有我能讓你射吧!已經想要了麼?
櫻井透也:…啊……想!
穗高櫂:那好!
櫻井透也:……呃……啊……
穗高櫂:對,放鬆點!
櫻井透也:……老師……嗯……好痛!
穗高櫂:看吧!透也!你是怎麼吞著男人的東西,就這麼看著鏡子射吧!
櫻井透也:唔……嗯嗯……不要……不行!
穗高櫂:連那個男的你也想這樣子勾引他麼?還是已經這樣勾引了?
櫻井透也:天野、老師……?
穗高櫂:即使我沒有說名字你也知道,看來你早就心裏有數!
櫻井透也:只是……工作……嗯……
穗高櫂:那以後就不要再私下見那個男人了。在工作之外不要再和他扯上關係!答應我!
櫻井透也:可以……
穗高櫂:沒辦……法了……嗯……
櫻井透也:……啊啊……啊……啊……
穗高櫂:這樣……喜歡麼?
櫻井透也:……喜歡…啊……
穗高櫂:好想要更多吧……想要更多的話、就要、答應我……
櫻井透也:我答應……啊……
穗高櫂:你再看著鏡子說一次……
櫻井透也:我不再和天野老師……
穗高櫂:透也!看著鏡子!
櫻井透也:不要啦……
穗高櫂:是不是很淫亂的臉?你總是這樣子被我抱!總是這麼想要男人的表情!
櫻井透也:唔唔……已經……
穗高櫂:已經忍不下去了吧……
櫻井透也:不會再和……天野老師見面……除了工作……不會再見面……唔唔……
穗高櫂:真是好孩子!那為什麼要和我做這種約定呢?
櫻井透也:……因為想射!
穗高櫂:既然約定了就要守信!知道麼…?
櫻井透也:知道……啊……快……讓我……射!
穗高櫂:嗯……
櫻井透也:啊……啊……老師……好舒服……實在是……太舒服了!
穗高櫂:還想要繼續被我侵犯麼?別想其他的事,只要沉迷在其中就好!
櫻井透也:啊……啊啊啊……老師!再用力……啊啊……啊!!(我真正想要的,想要追求的,並不只是這膚淺的快樂。但是如今的我又離不開他給與的這種快樂!)

第三回



【翻譯】
櫻井透也:〔那個晚上以來,我都沒有心情見穂高老師。而且,那之後過了近一周了,老師都沒有聯絡我。雖說那是以快樂換來的,被他指點我工作方式的說話,讓我很不甘心。雖然《羽化》銷售額達到40多萬本,但我還是不能釋懷。〕
槇原:怎麼了櫻井,最近總擺著一張苦臉啊。
櫻井透也:抱歉,我看著那麼奇怪嗎?
槇原:老實說,很消沉啊。
櫻井透也:抱歉。
槇原:呵,沒什麼大不了的,別介意。讓你有這麼苦惱的表情,肯定是遇到什麼難事了吧?不要太忍耐哦。
櫻井透也:沒關係的,讓您操心,真不好意思。
槇原:是嗎。不好意思啊,說了奇怪的話。
櫻井透也:〔天野老師的郵件。“關於原稿有些需要調查的事情,希望你和我一起去取材,取材地是長野縣的山林”,確實一個人去很困難啊,怎麼辦?我有了和穗高老師的約定了,但是這是工作,而且工作上的事我不想聽任那個人的,即使我再怎麼喜歡他……〕
櫻井透也:槇原先生。
槇原:哦?
櫻井透也:我下周能請一天假嗎,在工作忙起來之前,我想休息一下。
槇原:如果能讓你打起精神來的話,一天兩天的休息都可以哦,去refresh一下吧。
櫻井透也:〔我和天野老師預定了三天兩夜的長野取材旅行,第一天去地方博物館和圖書館,第二天隨便四處取材,在完成了預定的計畫後,我們住宿在天野老師熟人經營的溫泉旅館。〕
天野陽:櫻井先生,膚色好白啊 。
櫻井透也:我沒怎麼曬。
天野陽:女人們肯定很嫉妒你。看啊,和我的手臂差好多~
櫻井透也:那是因為天野老師曬得太多吧。
天野陽:但是,你看你現在臉色是粉紅的,該說是櫻花的顏色吧,呵,櫻井先生是美人,追求你的男人我想也很多吧。
櫻井透也:好啦,別取笑我啦,你真是壞心眼。
天野陽:啊。。櫻井先生有個習慣,是盯著人的眼睛看吧。
櫻井透也:啊?
天野陽:你說話的時候,好長的時間都盯著別人的眼睛看哦,也不怎麼眨眼的。
櫻井透也:我沒注意過。
天野陽:呵,還是不要這樣的好,會讓人誤解的。
櫻井透也:我會銘記在心的〔我想一直看著的,只有那個人,除了穗高老師,沒人能進入我的視線中,怎樣才能讓他稍微瞭解我的心呢?〕
櫻井透也:〔雖說是慶祝取材完成,可是好像喝多了,是因為累了吧?酒有點上頭。〕
天野陽:啊,櫻井先生,誒?睡著了啊。
〔鈴聲〕
天野陽:櫻井先生,你手機響了。
櫻井透也:接吧。
天野陽:讓我接?可這是別人的手機啊。唉……沒辦法啦……喂喂?
櫻井透也:〔遠處傳來了說話的聲音,聽著那讓人舒服的節奏我又睡了過去〕
天野陽:就是這樣,稍後再回電話吧,呵,這樣會感冒的哦,我抱你去被子裏吧。真是的,沒有防備啊。
〔親〕
櫻井透也:〔是穗高老師啊,能給我這麼甜美的吻的,只有穗高老師…嗯……〕老師……
天野陽:啊…那個……可以嗎?
櫻井透也:做吧……嗯……還要更多…好好的做…穗高先生……
天野陽:穗高是?
櫻井透也:!!天野先生……對不起我……呃……有點睡糊塗了。
天野陽:對不起,櫻井先生,無論如何都想吻你。抱歉,我惡作劇過頭了。
櫻井透也:沒關係,我也是喝醉了,失禮了。
天野陽:我是gay的,櫻井先生正好是我喜歡的類型所以…我……
櫻井透也:天野老師……這件事……
天野陽:沒事的。我不會和別人說的。
櫻井透也:真的嗎?
天野陽:我和你約定。我也是,因為喜歡櫻井先生,而且你是我重要的負責人啊,我不想看到你被奇怪的流言傷害。
櫻井透也:太好了……
天野陽:但是,我能問一句嗎?
櫻井透也:什麼?
天野陽:櫻井先生喜歡穗高棹的什麼地方呢?
櫻井透也:呃……
天野陽:你們在交往吧,那個人太完美了,對於像我這樣的小人物,該說是不好接近呢,還是說冷靜呢,感覺他對人很冷淡。
櫻井透也:穗高老師很溫柔的,雖然讓人不好理解〔不只有冷漠,我注意到他的聲音,態度和眼神都滲著溫柔和關懷。雖然知道那是平常的他,但我能看著這些讓我很是開心。但是,這樣還覺得不夠,我太貪心了。〕
櫻井透也:〔取材旅行以來,我的心情還是很糾結。偏偏讓工作夥伴知道了我的秘密,而且距離委託穗高老師創作的限制日期越來越近了,這麼耗著都快三個月了,這樣下去可不行。我下定決心,拜訪了老師的公寓〕
穗高櫂:不是好久不見了麼?
櫻井透也:實在抱歉,最近比較忙。
穗高櫂:是嗎,今天來是什麼事?
櫻井透也:工作的事,我想差不多能委託您為本社創作新作了呢?
穗高櫂:是什麼?
櫻井透也:以前耳聞您已完成了《羽化》續篇的構思,能請您執筆嗎?日期預定為本年內發行
穗高櫂:年內……嗎?那之前,你沒有什麼要對我說的嗎?
櫻井透也:要說的事?不,沒想到什麼特別的。
穗高櫂:是嗎,我會好好考慮《羽化》續篇的事的。
櫻井透也:謝謝您。
穗高櫂:但是,有個條件。
櫻井透也:條件嗎?
穗高櫂:像從前那樣我們撞球,我勝了就能得到你的身體,如果我輸了就完成你期待的原稿頁數,怎麼樣?
櫻井透也:啊。。〔為什麼穗高老師到現在了還重提那種交易?〕
穗高櫂:不管怎樣,我肯定會敗給我的政策,所以想製造和你相同的條件,你不願意嗎?
櫻井透也:為什麼這麼做?
穗高櫂:理由就像剛剛說的,你還是一如往常的缺乏理解能力啊?
櫻井透也:才沒有那種事!
穗高櫂:賭還是不賭,你要做的不是問賭的理由,而是承諾你會否和我賭一場。
櫻井透也:〔對這種時候的穗高老師說什麼都沒用〕我明白了。
穗高櫂:協談成功。
櫻井透也:〔穗高老師為了什麼在生氣吧?但是他不說的話我不會明白的,而且他也不給我問他的時間和機會。三局勝負老師連勝兩局,很快就結束了〕
穗高櫂:勝負已定…嗎?你那之後都沒練習吧?
櫻井透也:我以為沒什麼用處了。
穗高櫂:那麼以後要多加練習啊,按照約定,我來領你的身體吧。
〔開門〕
穗高櫂:過來,含著看看。
櫻井透也:是。
穗高櫂:你在工作中吧,領帶稍微弄松些就好了。
櫻井透也:工作?
穗高櫂:你現在的工作就是賣身。怎麼了,不用顧忌什麼。
櫻井透也:不,請您讓我做吧。
穗高櫂:什麼?
櫻井透也:侍奉您。〔穗高老師想讓我徹底承受羞恥的!〕
穗高櫂:賣春就要有賣春的樣子,怎樣才能取悅男人,你好好想想吧?
櫻井透也:嗯……
穗高櫂:閉上眼睛。
櫻井透也:〔下個瞬間,溫熱的東西弄濕了我的臉〕啊…好過份!
穗高櫂:你明明喜歡這樣。
櫻井透也:這樣肯定會讓人討厭的!
穗高櫂:那就把衣服都脫掉,全部讓我看,
穗高櫂:幫我含就讓你這麼濕了,你真是淫亂啊。
櫻井透也:…嗯……請你做吧。
穗高櫂:什麼?
櫻井透也:請侵犯……侵犯我吧。
穗高櫂:你也是這麼勾搭別的男人的嗎?
櫻井透也:我才沒有做過那種事!
穗高櫂:這裏正在等待著男人嗎?只是觸摸而已,你看,已經變柔軟了,透也。
櫻井透也:〔反正是清楚的劃分成了工作,就請不要這麼溫柔的叫我〕更加的……撫摸我……
穗高櫂:這裏,只是撫摸就夠了嗎?
櫻井透也:請進入我,深深的,用老師的……填滿我……
穗高櫂:真沒有辦法。
櫻井透也:嗯…啊……
穗高櫂:你正愉悅的緊箍著我啊?
櫻井透也:嗯……嗯…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