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70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BL廣播劇☆有罪系列1 有罪 1~4 ←慎入激H

【配音】
樱井透也CV:绿川 光
穂高櫂CV:小杉十郎太

第一回


【翻譯】
[電話鈴聲]
透也:[因為很多作家是夜貓族的關係,編輯部到了下午開始熱鬧起來。我——櫻井透也在蒼山書房出版社的5年間,從純文學第一編輯部調到了書籍第二編輯部。但是,在這裏的同事嘴裏所冒出的都是兇器、死亡推定時間、行兇動機等相當悚人的名詞,
因為這裏是以神秘、殺人小說為主的書籍第二編輯部。]
[接起電話]
透也:你好,這裏是書籍第二編輯部。
棹:我是穗高,請慎原先生接電話。
透也:……
棹:喂?
透也:啊,是。對不起,請稍等一下。慎原先生,穗高老師的電話。
慎原:哦,thank you。
透也:[穗高?是穗高棹嗎?非常有才華的,目前最紅的推理小說家!]
[綠川光:和泉桂小說——有罪]


第二回


【翻譯】
藤原佳美:櫻井先生?櫻井先生!你怎麼發呆啊?
透也:不!第一次接到穗高老師的電話,有一點緊張。
佳美:咦?真的沒想到啊!呵呵,櫻井先生啊,一直都是很鎮定的人,會緊張嗎?
透也:我本來就是穗高老師的fan,而且沒想到他的聲音這麼好聽。
佳美:的確是很好聽的聲音。只是電話就很令人著迷了,如果是當面的話,肯定會有更棒的感覺
透也:嗯!我想像的到。
佳美:啊,下個星期穗高老師會來哦,內山獎的紀念party。
透也:啊,他會出席啊。那真得太讓人期待了!
[宴會上]
慎原:哦,櫻井!你和負責的作家打過招呼了嗎?
透也:打過招呼了。說起來,今天穗高老師不是會出席嗎?
慎原:今天好像還沒有看到他啊。對了,你可以去問問招待員。
透也:是啊,我應該問問他們才對。
慎原:說起來,你是穗高老師的fan吧?一會兒看見他,我會給你介紹的哦。
透也:那就拜託你了!
慎原:那,一會兒見了。
透也:好像還是沒有啊。[撞到人]啊!真是非常抱歉!我沒有注意到。好痛![身體動不了了?]
棹:啊,對不起。我沒事,你的頭髮勾住我襯衫的紐扣了。我馬上替你解開,你不要動。
透也:啊,不!拉斷的話,就沒事了。
棹:還是不要的好,這麼漂亮的頭髮不要弄壞了。請你聽話一點!
透也:我知道了。請放開我!
棹:你是害怕別人看見了麼?
透也:這和你沒關係!
棹:是嗎?但是,紐扣被扯掉了,我覺得很難看。纏住了很不好受,還是請你忍耐一下。
慎原:穗高!
透也:[穗高老師就在我附近?]
棹:別動!
慎原:穗高。怎麼,穗高,你在這裏忙著啊!
透也:誒?
棹:他的頭髮掛在我的襯衫扣子上了,等一下我再過去。
慎原:啊,你慢慢來。
透也:不是……吧?
棹:怎麼了?
透也:因為……你就是穗高棹老師……嗎?
棹:怎麼?是的話又如何?
透也:怎麼辦?[沒想到我用這種口氣說話的物件,竟然是穗高老師!怎麼辦?]
棹:解開了哦,你……
透也:啊!
棹:抱歉了。你的頭髮,沒事吧?
透也:沒事……的。
棹:你的頭髮很配你姣好的面貌。讓你受苦,感到有些不忍心。
透也:啊,那個……這個……
慎原:喂,櫻井。你在幹什麼啊?纏著穗高老師的。
棹:慎原先生,午安。
慎原:真是對不起,穗高老師。這個傢伙,是新近調過來的櫻井。
平常都是很鎮定的,可能是老師的大fan的原因吧,一見到老師就那麼緊張。
棹:難怪好像之前不曾見過這個帥哥。
慎原:老師這麼說的話,櫻井你可要檢討了哦!喂,櫻井,快過來跟老師打招呼。
透也:啊!是!櫻井透也,請多指教。
[掏出名片]
棹:穗高棹,也請多指教。那麼,我先告辭了。[離開]
慎原:幹得不錯嘛,櫻井!穗高老師看起來對你的印象不錯嘛,一點都沒有計較剛才的事。
透也:這是在我們公司舉辦的宴會上,他自然會對公司的職員客氣一點吧。
慎原:老師喜歡漂亮的人,對於你的性格和相貌,搞不好會一見鍾情,也說不定呢。
透也:性格、相貌?這又不是在相親!
慎原:啊,哈哈哈……話說回來,在實際見到他以後,你對他的印象如何?
透也:哦,比想像中更英俊。怎麼說呢?就好像是不同世界的人,我這麼感覺。
慎原:事實上也的確是不同世界的人呐。他的錢、才華樣樣不缺,又廣受女性的喜愛。呐,其實,老師……
透也:[穗高棹?他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除了動聽的聲音以外,他對我的那種態度也讓我難以忘懷。]
透也:[我在慎原先生讓我負責編輯後,和美和來慶祝這次的事情。]
美和:誒?好厲害!那,透也你就成了穗高老師的負責編輯了?
透也:嗯!副編輯長突然這麼說的。我當然很高興。昨晚將老師的作品拿來重新讀了一遍,結果就沒睡好。
美和:呵呵呵……
透也:怎麼了?
美和:因為,只要是有關穗高棹的事,你就表現得像個小孩似的,好可愛!
透也:[自從在大學時代的社團和美和結識,今年已是第三年。在我過去人生中,
不曾體會這刻骨銘心的,所謂激情的戀愛。如果有一點例外的話,那就是在欣賞穗高老師作品時的感受。
雖然和戀愛的感情不同,但仍深深地打動了我的內心。]


第三回


【翻譯】
透也:對於這次您給我的招待,非常感謝!
棹:我才是。特意要你跑這一趟。謝謝!
透也:房子真寬敞啊,設計也很不錯。
棹:***(*沒聽懂)話說回來,請坐。不用客氣。
透也:好的,打擾了。
[坐下]
棹:多麼美麗的頭髮啊![kiss]
透也:[啊?剛才他親了我的頭髮?]
棹:上次真是很抱歉。
透也:那個……
棹:我一直在擔心你這頭美麗的秀髮有沒有受到傷害。
透也:哦。[***(*好像是說自己想得太多了?)]這個不必替我擔心,沒關係的。我還擔心有沒有弄壞了老師的西裝呢。
棹:這個你不用放在心上。
透也:對不起,我尚未說明來意。今天前任的慎原先生實在抽不出時間,真是對不起。
棹:沒關係。我知道慎原先生很忙的。對了,聽說之前你在文藝部門編輯純文學。冒昧地問一下,你今年幾歲?
透也:二十七歲,在那個部門做了五年了。
棹:那麼你比我小八歲,這樣就沒什麼問題了。我不太使用敬語,就以櫻井你來說吧,
我打一開始就只稱呼‘你’而已。有些人討厭我這種作風,你會介意嗎?
透也:叫我‘先生’也好,‘你’也好,只要老師您覺得方便就好,我都很輕鬆自在。
棹:謝謝你。我放心了。說起來,和你一起工作也許會很有意思。
透也:您這麼說,我很高興。
棹:對了,你有看過我的小說了?
透也:是的!當然看了!老師的作品,我看了一遍再看一遍,不論看了多少遍都不會厭煩。
棹:我的作品你欣賞到哪一點呢?
透也:欣賞到哪一點?說起來的話,就只能說已喜歡到無藥可救的地步!
棹:呵……我不知道,我的小說會讓你喜歡到無可救嗎?
透也:當然也沒誇張到這種地步。那個,預定調和,
老師也不喜歡用吧?儘管它有時便會造成非常冷酷的結果。
棹:原來如此。就這樣吧(?)。可以預見的,和你一起工作應該會很有意思。
透也:不管怎樣,我都非常期待。
棹:能與你一起工作,我也非常期待。能一起工作也要等明年,
我有些遺憾時間拖得太久了。以後就請多擔待了,櫻井先生。


第四回


【翻譯】
[部門會議]
慎原:說起來,我們這個部門的業績,果然引起營業單位的注意了。
吉川:穗高老師的作品通常可以增加銷售量,請老師再寫一本,怎麼樣?
透也:我才見過穗高老師一次,突然要拜託他,太勉強了。老師都是一年才寫一本的。
慎原:有困難也要想辦法嘛!櫻井,你要說服老師在三月以前出書,知道嗎?
透也:我知道了。無論如何,我會儘量試試看的。[雖然不應該,但我還是不希望讓穗高老師討厭我。]
棹:呦!你來了。
透也:午安!這一次來是希望老師能提供續集的原稿給我們。
棹:不好意思,我不會答應。我拒絕你的話,會很糟糕吧?
透也:老師的作品值得我這麼做,能這樣見到你感到比較安心。
棹:這句話聽起來好像是熱情的告白哦!所以說,今天你來又是為了說服我了?
透也:你願接受我的說服嗎?
棹: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少能耐,就姑且來聽聽你怎麼說服我吧。
透也:“姑且”的意思是尚未決定何時下筆嗎?
棹:啊。
透也:如果是這樣的話,請你無論如何也替我們寫一本書!
棹:你還真會纏人!
透也:無論如何我都很想儘快得到老師的原稿!如果有什麼我能效勞的地方,我悉聽尊便!
棹:請你稍安勿躁!那麼激烈的樣子!你過於認真了,其實應該放鬆一點。
透也:這是因為……我不明白。
棹:樓下宴會廳有球臺,我想放鬆一下,你陪我去打撞球吧。
透也:打撞球也好,什麼都可以。但是,如果我陪你,你就能毫無怨言的幫我寫原稿嗎?
棹:這就看你如何表現了。
透也:可是,我不能只陪你打撞球,我還要工作啊。
棹:你怎麼說這麼冷漠的話,你不是要說服我嗎?
透也:那麼,我陪你打撞球,你是不是可以替我寫原稿呢?
棹:怎麼?你怎麼又把話題轉回來了?
透也:那是因為……如果是這樣,你能和我打賭嗎?
棹:打賭?用撞球?
透也:是的。如果我贏的話,就請你就替我寫原稿!
棹:那麼,我贏的話,你要給我什麼?既然沒有相對的賭物,勝負也就沒有意義。
透也:這樣啊。可是,我又不會寫小說,沒什麼能拿來打賭……
棹:你真的是一個很有趣的男人!
透也:不能成立嗎?
棹:不!我是愈來愈有興趣了。這樣的話,就讓我們用****(*我不太懂撞球)來一決勝負吧。
透也:****(*重複穗高的話)?[老師想讓我做的事情我是不懂,
這種****(*同上)就是穗高的**(*實在不懂)嗎?]
棹:獎品的內容就是,我想要的,你的身體。
透也:身體?
棹:如果我贏了的話,今晚就要你的身體,這樣行嗎?
透也:[身體是指?哦,大概是寫原稿需要整理一些資料。如果是這樣,
雖然是用苦力賠償,對我而言也是劃得來的工作。]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當然沒有問題。請您多多指教!
透也:[勝負是選擇最基本的9號球,最先將9號球打進球袋的人獲勝。
其他的規則無異。然而,勝負最終沒有經過激烈的廝殺,
很簡單就見了分曉。我,完敗了……]
[敲門聲]
棹:請進!
透也:老師,你說讓我沖了水換上浴袍,到底讓我做什麼呀?
棹:把浴袍脫掉吧。
透也:啊?
棹:請你脫掉!沒聽到我說的話嗎?你打賭輸了,這是事先約定好的吧?
透也:[他的確不是開玩笑的,不照辦也是不行的。]
棹:既然是我贏了,你就得按照我的規矩來。
[kiss]
透也:啊!老師,請等一下……
棹:這怎麼行!
透也:再怎麼說,對我開這種玩笑不好玩。
棹:你以為是玩笑就可以了嗎?實在是太天真了,
你![撲倒]這本來就是我們約定好的,不是嗎?
透也:就算不是玩笑,這樣做也不對啊。你不覺得奇怪嗎?
棹:你明明是那種眼神,真的沒和男人上過床嗎?
透也:當然沒有!請你不要再這樣!
棹:如果是第一次,正好讓我來教教你男人的味道。
透也:請……請不要這樣!
棹:不管在私事還是公事上,我最恨不守信用的人!你怎麼可以背叛我的信賴?
透也:但是,我以為不是這種意思……
棹:那你以為是什麼意思?
透也:那是因為,我以為你要我整理東西。
棹:那就沒辦法了。[用浴袍帶子綁人]
透也:這是幹什麼?請你解開!
棹:只要你聽話的話。
透也:玩笑也要有個限度!
棹:你以為我會開玩笑拿原稿來打賭嗎?
透也:不要!我求求你……
[H]
棹:真的要我停止嗎?其實很舒服吧?你看,這個地方已經變尖挺!
請你回答我的問題。嗯!很好聽!你再叫一次。
透也:不要……
棹:為什麼?因為這個地方被玩弄就會像女孩子一樣有快感嗎?所以讓你感到難為情?
[H]
棹:坦白一點吧。
透也:請你放開我……
棹:怎麼?我都還沒摸就已經這麼濡濕……身體的反應往往是最坦白的。
虧你的外表這麼好看,可是卻很不檢點!
透也:不是……不是這樣的……
棹:不是什麼的?你告訴我吧!
透也:[騙人的吧?這就是真正的穗高老師?我不要相信!]
[H]
棹:你真得很頑強啊!這樣反倒讓我覺得更加刺激。
透也:請不要這樣!
[H]
透也:求求你……不要……不要……
棹:你是嫌我太溫柔嗎?如果要我粗暴一點,我會照你的話做!你放鬆點吧。
[H]
棹:接下來是這裏。你做好心理準備吧。
透也:不要……好痛……不要這樣!
[H]
棹:你嘴裏嚷著不要,可是卻這麼緊緊地吸住我!達到高潮時,不知會有什麼反應?
[H]
棹:第一次也許會有點不舒服,我想你應該沒有問題吧?
[H]
棹:你的適應性果然不錯,我對你如此粗暴,你還是濕成一片!
透也:才不是……
棹:被插進的地方已經有感覺了,你又何必再否認?
透也:不要,放開我!
棹:你真的很倔強!你要乖,好好放輕鬆……就像剛才一樣在裏面盡情地肆虐你……是不是很棒?
你好好感受一下!你看,全部都進去了,你的體內已經充滿了我!
[H]
棹:你的**把我的****(*不要問我是什麼!)感覺不錯吧?
透也:求求你……拔出來……
棹:是嗎?真拿你沒辦法。我想要抽出來,可是你的**緊緊纏住我。顯然是很合你的口味嘛!
透也:不是的……
棹:我知道你覺得很好吃,但是請不要把我的咬斷了!
透也:不行的……
棹:很快你就不會只感覺到疼痛了。放心吧,你有這個素質。
[H]
透也:不行了……已經……那種事……
棹:只要有一絲不願意,不可能會有這般消魂!男人這方面的事你應該瞭解!
透也:已經……求你不要再動了……
棹:我說過要讓你知道男人的滋味,你還不明白嗎?我要讓你的身體從此沒有男人就無法過日子!
用*交你就有這種感覺,表示你天生就擁有淫亂的身體,過去怎麼沒有男人拉開你這雙腿呢?
[H]
棹:很舒服吧?被我如此的,一直一直地玩弄,爽得要死吧?(可能是這個意思==b)
[H]
棹:沒有人教過你不要說謊嗎?你比我想像中還要可愛,我對你愈來愈滿意!
[H]
棹:這裏……有這麼舒服嗎?用你的嘴巴好好的回答!
透也:那個……那個地方……很好……
棹:你希望我如何做呢?
透也:更用力……
棹:原來你很懂得取悅男人嘛!孺子可教哦……不要吸得那麼緊!
[H]
棹:這是給你的獎勵。
[H]
棹:你果然是很淫蕩的人啊!
透也:請……放過我吧!
棹:怎麼可能?是你跟我約定要陪我一個晚上的吧!
[H]
棹:在天亮之前,你只屬於我。所以,只能想我的事。
另外有一點請你記住,你的本性比你自己所預料的更淫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