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72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BL廣播劇☆有罪系列1 有罪 5~10 完 ←慎入激H


【配音】
樱井透也CV:绿川 光
穂高櫂CV:小杉十郎太

第五回


【翻譯】
透也:[遭到那樣的待遇,結果我還是要再去找老師一次。就算是為了出版社也好,
為了讀者的利益也好,不管怎樣,我都要拿到穗高的新作!(後面那句是我猜得,可能不對。)
棹:你還是來了啊。
透也:你以為我不會再來了嗎?
棹:這是自然。你能來我很高興。
透也:這樣說,希望不要再開這種玩笑了。
棹:說是玩笑真失禮哪!你說要打賭,我才全心全意陪你的。
透也:所以才說……這種行為一點都不像老師!
棹: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定義我的!
透也:我本著尊敬老師的心情,盼望這次的工作能順利愉快,可是你把一切都弄亂了!
棹:是你先入為主將我列入品格高尚不食人間煙火的人。由於你是真的很想要我的原稿,
我才接受你的打賭。不當它是公事,而是朋友。否則早把你趕出去了。
透也:是這樣嗎?
棹:其實,你又何必在乎我的理想形象被破壞呢?作家重要的是能創作出佳作,
與他的人性並無絕對關係!我看反而是你發覺了自己的本性,
才會如此震驚吧!你是個可以輕易對男人張開腿的淫亂的人啊!
透也:請你不要再侮辱我了!
棹:如果你想證明我所說的是錯的,那就再打賭一次啊。如果一定想要我的原稿,
從下次開始,我們就用撞球來決勝負吧。但是,賭整本原稿對於我不划算。
我一個晚上大概能寫二十張稿紙,你贏一次我就寫二十張。這就是我的規則。
透也:如果我輸的話,又怎樣呢?
棹:跟上次一樣,用你的身體陪我度過春宵。
透也: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
棹:我對你有興趣,就是這個簡單的理由。
透也:我知道了。我接受這個條件。[到了這個地步,
做一次或兩次沒有太大的差別。怎樣都好,我一定要贏他一次!]
棹:是嗎?今天在這之前你先練習一下吧,否則對你很不利的。
透也:[雖然老師教了我怎麼打撞球,結果我還是沒能贏過他。
我再次完敗,已經是無可挽回了。(後一句是我猜得)]
棹:根據約定的,實現我的勝利吧。
透也:請你……等一下。
棹:那怎麼行!這是規則!已經濕了,你那麼喜歡嗎?
透也:才不是!
棹:是與不是,問你的身體就是清楚!
透也:啊……不要……
棹:被男人這樣弄很好吧?所以你今天……才會來這裏!
透也:胡說!好痛!我只是今天輸了撞球……
棹:那真是糟糕了。你自己說說看(?可能==b)
透也:別這樣,老師![那個穗高棹,竟然如此服侍著自己!]
[H]
棹:你背著未婚妻,和男人偷情,且如此淫亂!看來你比娼婦更不如!
透也:不是的……
棹:那你為什麼會有這些感覺?你告訴我。
[H
透也:[我不懂自己。我的身體到底怎麼了?我也想知道。]


第六回


【翻譯】
慎原:嗯?怎麼啦,櫻井?不舒服嗎?最近臉色很難看哦!
透也:不是的!那個……慎原先生,你能不能教我打撞球?
跟穗高老師約好的,我要是能贏得話,就可以拿到原稿。
慎原:的確如此,竟然真地接受那種條件。我知道了!我教你吧,打撞球!
透也:[到現在為止,跟穗高老師的撞球比賽,我是三戰三敗。最後一次的份,
因為老師中途接到電話不能完成的緣故,所以預留著。如果不能贏的話,就不能叫他寫原稿!]
棹:真漂亮!
透也:太好了!終於贏了!(我覺得這個時候的阿光好像興奮得快哭了,其實悲慘的事情還在後面==b)
根據約定的,你可以開始寫原稿了吧?
棹:我明白了,我就寫二十張。可是,你今天的姿勢和以前不太一樣,除了我以外,你還向誰請教過嗎?
透也:是慎原先生。聽說他很喜歡打撞球的!
棹:也就是說,如果你輸給了他,也會和慎原先生上床了嗎?這麼快就找到第二個男人,手腳還真快啊!
透也:除了和你之外,我不會和別人打這種沒有常識的賭!
棹:這誰知道?說起來,上次打賭的份還保留著,藉此順便檢查一下你的身體好了。
透也:怎麼這樣?
棹:除了我以外是否有男人教你而改變,看姿勢就知道。到這邊來。
[浴室]
棹:把衣服脫掉!我替你洗身體!
透也:不必了,我自己會洗。
棹:有什麼關係?反正我也要洗澡。還是說,像過去一樣穿著衣服讓我侵犯?
透也:我自己來就可以了![我被那個男人的悄悄話所引誘,靈魂都污穢了。]
[門被打開]
棹:你怎麼了嗎?
透也:沒有……啊![摔倒]對不起!
棹:你不舒服嗎?還是熱得發昏了?
透也:沒什麼,只是腳滑了一下。
棹:小心一點。
透也:老師……這裏的話,請不要這樣!啊!
棹:聽到你這誘惑的聲音,我如何能老僧入定?
[H
棹:這裏,怎麼樣?
[H]
透也:請不要這樣!
棹:不行!
透也:請……放開我……
棹:你想說讓你射出來嗎?真是的!被我這樣緊緊握住,你還是不改你淫蕩的本性!
透也:不要……[讓我說出口的話,還不如咬舌自盡!]
[逃到陽臺]
棹:原來如此!你是想在這裏被我侵犯啊!
透也:拜託,請不要這樣!
[H]
棹:來,你快說!任何丟臉的話,你應該都能說出口。只是你不願承認而已!
透也:不……要……
棹:你不適合說這種粗暴的話!美麗的人適合美麗的語言!
透也:[不要!這種丟臉的感覺……]
[H]
透也:你就讓我出來吧……讓我去……
棹:這也可以。以後如果你想要出來,就要像這次一樣好好地懇求我!懂嗎?明白的話,就回答我。
透也:我知道了……
棹:你覺得舒服嗎?
透也:舒服……很舒……服……
棹:你看,不是說出來了嗎?這不是很容易的事嗎?
[H]
棹:接下去你要我怎麼做呢?如果你好好聽我的話,我會獎賞你!你希望我怎麼做?說說看!
透也:[什麼都不知道,只是想得到更多的快樂,只想讓穗高給予更多的快樂。]
棹:這個要求對你顯然有些困難吧?今天就這樣饒了你!


第七回


【翻譯】
[家裏]
透也:[難得的睡不著啊!]唉![已經不想再和穗高老師有任何關係了,
和他斷絕關係最好的方法就是,辭掉這份工作。數度挑戰,每一次都沒贏過老師。
老師……太沒品了!不!因為,最初我就很沒品。不論用什麼樣的方法,
我都想要得到穗高老師的原稿。但是……總而言之,現在睡不著啊……]
[門鈴響]
透也:噢!來了。[開門]穗高……老師?
棹:聽說你身體不舒服,我來看看你。
透也:哦。
棹:就算是我,看你這麼不舒服,也不會動你的念頭。你儘管放心。還是去躺著吧。
透也:吵醒我的是老師啊。
棹:耍脾氣時的你,到也滿可愛的!
透也:胡說八道!我不是耍脾氣,是真的身體不舒服。
棹:你這種口氣也很迷人,平常你如果也這樣不是很好嗎?
透也:如果用這種口氣說話惹你不高興,而不願幫我寫原稿,那我的問題可嚴重了。
你這個人啊……如果你不是工作上的對手,又會寫出膾炙人口的作品的話,我連話都不想和你說!
棹:那可真是災難了!但是,你現在是病人,今天你需要的是充份的休息。
透也:[這種溫柔話語最好不要相信!因為,其中一定又是陷阱。]
[醒來]
透也:[我竟然做了一個難以置信的夢,穗高老師來到這個房間……]
棹:你起來了嗎?
透也:老師?為什麼在這兒?我不是在做夢!
棹:能出現在你夢裏可真是榮幸啊!我去和人見面,順便找資料,
希望你能幫我忙,打電話去編輯部,卻說你請病假,所以我就來看你了。
透也:資料?是什麼?
棹:你讓我寫原稿,怎麼還用這種態度說話?
透也:原稿?你願意幫我寫了嗎?
棹:和你約好了嘛。不過,二十張稿紙也成不了書,需要好幾十次的勝利才能把書寫成一冊哦。
透也:那樣的話,我會努力練習的!
棹:有志氣!但是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把病弄好。請!
透也:啊,真好吃!這個是老師做的嗎?
棹:怎麼可能?我對料理一竅不通,是叫我常光顧的店送過來的。你如果喜歡的話,下次帶你去。
透也:我吃飽了。但是,為什麼特地……
棹:你也知道我很喜歡你呀!為了答謝我這麼好吃的稀飯,可讓我一親芳澤嗎?
透也:老師,會傳染……
[kiss]
透也:還想……
棹:今天只能接吻。懂嗎?
透也:老師……
棹:這樣挑逗我可是犯規的哦!
透也:挑逗的……我只是希望繼續下去……
棹:我是在擔心你的身體會承受不了,所以才克制住自己的衝動呀。
美和:透也,你這樣很奇怪哦!我都找不到你的人……
透也:這種事不會的啦……已經這個時間了,我回去了。
美和:我都沒有自信了!透也,你該不會是移情別戀?
透也:[我想每天在一起的,那個不是美和,那個人……穗高棹。想見他,好像見他!
才這麼幾天就這麼想念他,自己一定很不正常。不!不是!只是擔心他有沒有寫稿。
被熱情驅使著,在和美和的約會分開後,我乘計程車來到那個人所在的大廈。]
[按門鈴]
透也:那個……
棹:是你啊。[門打開]怎麼了?這麼晚的。
透也:對不起!那個……我是來,謝謝你上次請我吃稀飯……
棹:如果是要謝那個的話,你不是獻出那麼多吻嗎?
透也:說的……也是。真是非常抱歉!我回去了……
棹:先別急著走!你不是來找我的嗎?如果沒事,
我可想請你幫個忙,我正好在查一些東西,一個人忙不過來。
透也:那是,和原稿有關的嗎?
棹:怎麼?你好像不相信我?我是言之有信的人哦!那麼不相信我的話,我會受傷的呢。
透也:請原諒我的冒失!很高興讓我有幫忙的機會!
[書房]
透也:這個……真的是非常多的工作啊![的確像是在寫的樣子。
啊咧?]老師,那個百合是……好漂亮的百合啊!
棹:啊,今天是我父母的忌日,這是我母親喜歡的花。
透也:往生了?
棹:是的,已經過了二十年了。
透也:那個……在這種重要時節來打擾你,真是對不起!
[開始收拾]
棹:說起來,你的今天好奇怪呢。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透也:我想見你。
棹:讓你嘗到那種苦頭的男人,為什麼?
透也:我也不知道……
棹:你真的不知道嗎?[kiss]你其實很清楚自己為什麼而來吧?你分明知道才來的!
透也:[是,我的確知道。而且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然後就來了這裏。]
棹:今天,你去約會了吧?
透也:呃?
棹[笑]:口紅沾到襯衫上了哦。
透也:……是的。
棹:那你應把女朋友擺第一才對嘛!你可以明天再來我這裏啊。
透也:可是今天……就是非見到你不可!想見你,想見你,
想見得受不了!是你……是你讓我變成這樣的!
棹:你的話真是熱情又火辣啊!但是,你不是只為了見我才來的吧?說吧,為什麼你來這兒?
透也[很小聲地]:請你抱我……
棹:我聽不見哪!
透也:[再這樣沉溺下去,就會萬劫不復!我自己也知道。
但是……這一切我都不在乎了!我,受不了了!]請你抱我……
棹:看著我的眼睛說!
透也:請你抱我!
棹:好吧,那就按照你的希望抱你吧!要怎麼做,你知道的吧?只用手指,就讓你有那麼貪婪的表情,透也
[H]
棹:對!很好!你雖然是第一次舔,也舔的不錯!
[H]
棹:我並沒有教過你,你怎麼知道……要怎樣含住男人的東西?
[H]
棹:回答我,為什麼有這樣的反應?
透也:如果被你抱的話……
棹:把整句話說完!
透也:因為渴望被你抱,所以濕成這樣!
棹:為了犒賞你的老實,把這個脫掉,坐在這裏。你自己來,做得到吧?
[H]
棹:希望我怎麼做?回答我!
透也:請你……強暴我……
棹:好吧,就照你的希望侵犯你!
[H]
透也:真好……實在太棒了……
棹:有那麼好嗎?是這裏嗎?
透也:就是這個地方……可以……更深一點……
棹:你吸得太緊,沒辦法照你希望的做,我知道你很舒服,可以放鬆點嗎?
透也:做不到……
[H]
棹:這樣的話,椅子會壞掉。
透也:不要抽出來!
[H]
透也:你好過分……
棹:別急!你趴到桌子上,把臀部抬起來……對,這是最適合你的姿勢。
[H]
透也:再更……深一點……[有這種飄飄欲仙的感受,也許是第一次。]
棹:再深一點做什麼?
透也:抽動啊……
[H][文件掉在地上]
棹:好難得才整理好的,現在又弄亂了。你必須接受處罰!
[H]
棹:除了這個,你還有別的原因應該受到處罰,你知道嗎?
[H]
透也:[是的,我知道。因為害怕承認,而一直把責任推給別人,
我知道的。但是,如果承認這是自己的責任,一切將不可想像!]
[H]
棹:你可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回答我!
透也:我不知道……
棹:你真拗啊!
[H
透也:老師……
棹:啊,你早。
透也:你在做什麼?要不要我幫忙?
棹:你不用插手,如果你要去上班,是否該先回家一趟吧?
透也:這是沙拉嗎?
棹:不然你認為它是什麼?
透也:穗高老師也有不會做的事啊!
棹:你也太冒失了!我的原則是,沒有必要的話我就不做。
透也;那樣的話,讓女管家來做不就好了嘛
棹:今天是女管家的休假日。用我親手做的料理請你,不是很好嗎?
透也:你讓幾個人吃過你親手做的沙拉?
棹:好過分啊!你是第一個呀!表示我對你另眼相看!也很疼你!
透也:[好狡猾的人!]你如果疼愛我,就應該幫我寫原稿啊!
棹:憑你的撞球技術,再交戰幾回也贏不了我。
透也:所以……那個……身體,也不行?
棹:這樣也只有你得到好處啊!
透也:啊?
棹[笑]:今天就以沙拉來抵帳吧。
透也:抵什麼帳?
棹:我想再佔有你一天!
[kiss]
透也:[我好想知道,身體的饑餓雖然解除,為何自己尚嫌不滿足?不足的地方是什麼?
答案一定隱藏在穗高的身上! 如果可能的話,我也想知道這是為什麼?
為什麼我如此不安?為什麼,這個人這麼寂寞?]


第八回


【翻譯】
[飯店]
美和:真好吃啊,這個!
透也:啊。
美和:說起來,穗高老師好像和女演員田中茉莉傳出誹聞,會結婚嗎?
透也:我怎麼會知道這種事?
美和:透也!自從擔任穗高老師的編輯以來,你就變得很奇怪。
呐,我們快點結婚吧。這樣下去,我真地會很不安。好嗎,透也?
透也:對不起……你能不能給我一點時間?[不是的!我一心追尋的並不是美和!
是穗高老師!無論何時都在想著他,睡覺、清醒時都支配著我,讓自己快要抓狂!
喜歡穗高。好喜歡他。直到現在才發現,那個人,好喜歡!好喜歡!喜歡到無法自拔!]
[家裏]
透也:[自從發覺喜歡穗高之後,已經有兩個星期沒見到他了。]
[電話鈴]
透也:喂?
棹:最近你很忙啊!
透也:穗高老師!
棹:你已經不需要我的原稿了嗎?
透也:沒有這回事!
棹:你已經兩個星期以上沒來我這裏了。這段時間,你已經找到能安撫你身體的人了?
透也:我才不是老師說得那樣!為什麼老師你,總是這樣誘惑我?
棹:為什麼那樣做?你那麼想知道理由嗎?
透也:[玩笑也罷,說謊也沒關係,只希望他說出來。
只要他說出對我有一點點好感,只要他說我是特別的存在,這樣我就……]
棹:理由只有一個,因為我答應過你,要為你寫無可救藥的故事。
透也:無可救藥?
棹:發覺自己很淫蕩,為了欲望,連戀人都可以背叛,而向著男人張開雙腿的男人的故事。
透也:你是……騙我的吧?
棹:我沒有騙過你。
透也:我只不過是個……道具嗎?是老師玩樂的道具嗎?!我並不是為了這個……我……
[掛斷]
透也:[就這樣,斷絕了再見他的期望。終於明白了他們所說的,
他有人格破綻的意思。現在才發現自己愛的是這樣一個人,真是蠢到了極點!
(可能是這個意思。)]
透也:[交上去的辭呈被退回了,慎原先生接手了先前我負責的穗高的工作。
那次和老師斷絕了聯繫以後,就這樣一個階段結束了。我和美和準備結婚,
那样的话,我也一定可以忘了他吧。(後面的不太準確)]
美和:呐,這裏的菜真好吃,我覺得還是這裏最好,啊列?
透也:怎麼了嗎?[回頭]啊!
棹:好久不見了呢!
透也:是的,好久不見。
棹:在這裏遇到你可真是難得啊,說起來,是要準備結婚嗎?
透也:是的。老師,怎麼會來這裏呢?
棹:今天有接受的採訪,剛剛結束,跟編輯分手。
對不起,能不能把你的未婚夫借我一下?我有話和他說。

美和:當然可以。你們慢慢聊。[走開]
棹:跟我來。
透也:老師,要去哪里?
棹:我總不能耽擱你太久吧?[壓倒]你不擔任負責編輯沒有關係,為什麼也不來找我?
透也:既然不是負責你的編輯,就沒什麼事要見你。
棹:嗯~。那麼,就來談私事。你厭倦我的身體了嗎?
透也:你問得這麼直接也太失禮了!
棹:我只問你是不是厭倦了,答案只有是或不是!
透也:啊!
棹:這樣就有感覺了?看來你很饑渴嘛!
透也:才不是的!
棹:為什麼你總是這麼逞強呢?
透也:我不是要逞強,我……是要結婚了。
棹:所以呢?
透也:所以?只是我覺得不能背叛我的未婚妻!
和老師的事……都是錯的,用那種方法想得到你的原稿……我實在是大錯特錯!
棹:我並沒有叫你不去結婚吧?我說過,你只要在喜歡的時候來找我就可以了。
透也:老師不也是……要結婚了嗎?
棹:你不必理會那些道聼塗説!而且你並不是背叛,只是坦白地按照自己的欲求去做而已。
透也:嗯……
棹:真的覺得那麼內疚的話,可以告訴她,你把身體向男人打開而感到很快樂。
透也:嗯……
棹:你喜歡被這樣做,為什麼要忍耐呢?
透也:因為,老師你……只是想把我改造成淫蕩的人不是嗎?
棹:我們雙方都很愉快吧!
透也:那麼,你現在也應該甘心了吧?我不想再任你擺佈了!
棹:你在逞強什麼呢?你想要的不是我的原稿嗎?我已經為你在寫了啊!
透也:我想要的是……你的心!
棹:那種東西,你未免也太廉價了!
透也:我已經打算……不再和你見面,你的負責編輯也換人了,所以……請你以後不要再纏我![跑開]
透也:美和!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美和:啊!透也,怎麼了?臉色真得很差哦!
透也:我沒事的。
美和:呐,那麼差的臉色,你還是不要逞強了!呐,透也,快坐下來。
透也:美和……我有話想對你說。
美和:誒?什麼?
透也:我想……解除婚約,對不起!美和。
美和:等一下,透也。你在說什麼啊?
透也:對不起!但我是認真的!我沒辦法和你結婚。


第九回


【翻譯】
透也:[我和美和的婚約不再,這一切的結束讓我如釋重負。
所以,我現在只想專注於工作而已。]慎原先生,發生什麼事了嗎?
慎原:啊,穗高老師說完成的原稿不能交給我。
透也:這也就是說,原稿完成了嗎?
慎原:是啊,但是這也是傷腦筋的地方啊!
透也:這樣啊![我想知道,穗高的原稿到底寫了怎樣無可救藥的故事。
但又擔心聽見他的聲音後,無法保持平靜……]
慎原:沒關係的!我不會麻煩你的。
透也:可是,也許是因為我的關係也說不一定。我還是打個電話去問問他吧。
慎原:誒?可以嗎?
透也:當然。
[走到一旁打電話]
透也:是穗高老師嗎?我是櫻井。
棹:是你啊。好久不見了!
透也:好久不見了。這次,我是想來問原稿的事。
棹:你向我要稿,怎麼一點感情都沒有?
透也:對不起!聽說您已經將原稿完成了?
棹:把原稿交給你是約定好的。如果要我交出來,是不是也應該有你來拿呢?
透也:老師的口氣聽起來很像小孩子呢。
棹:偶爾來點意外也不錯嘛!
透也:那樣的話,我就過去拿好了。現在,你在什麼地方?
棹:不知道呢!不如讓你找一找,會更好玩哦。
透也:可是讓我找的話……至少也要給我個提示嘛。
棹:你跟我在一起那麼久了,怎麼找不到我在哪呢?
透也:我知道了。我這就去找。[掛斷]
慎原:怎麼樣?
透也: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他讓我去找。
慎原:穗高老師也會來這一套啊,真少見!
透也:他是故意刁難我吧?因為是我不擔任他的負責編輯。
慎原:說他刁難你?不如說是他很喜歡你吧?
透也:我可不這樣認為!
慎原:那個人不是人格有破綻,也不是心理扭曲,可能,是不知道和別人交往的方法而已。
但是,不管怎樣的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這樣、那樣問題吧?所以,我也不覺得他有什麼特殊了。
(後面是我猜得,可能不對==b我的日語文盲水平)
透也:呃?
慎原:我想,老師一定是錯估了你。他以為你很優柔寡斷,結果,你對該做的事表示的很堅決,所以,
他才對櫻井放棄當負責編輯一直耿耿于懷了嘛!但是,
男人之間的友情******(*這裏也不太懂,總之就是慎原在說服透也)
透也:我沒有放棄他!是老師在玩弄我!還說‘我對你感興趣’,這種被玩弄的感覺,讓我受不了。
慎原:那就表示他真的對你有興趣,因為穗高老師在這方面是很實在的。
透也:實在?
慎原:怎麼?你沒發現嗎?老師向來言必有信,約定的事他一定會遵守,
稿期從不拖延。他不喜歡說謊,當然也討厭別人對他說謊。像他那種個性的人,也較不容易去瞭解他……
透也:怎麼會這樣?
慎原:所以,老師才容易遭到別人的誤解……[透也跑開]櫻井!喂,櫻井!
透也:[抱著一絲希望前往濱離宮,結果他確實不在家。
在一片困惑中,想起穗高曾經提到過的葉山別墅。]
[計程車駛來]
透也:[自己連他是否在這兒都不知道,但是我,只要有一線希望就不能放棄!]
司機:如果是在豪邸旁邊,又是作家穗高先生的話,那就是這間。
[下車,推開門]
透也:[很大的門內,建了一棟洋房。然後,穗高靠著椅子坐在庭院中,
好像在閉目養神。這個人,果然很孤獨。]
棹:我正夢見你。
透也:我很榮幸。
棹:結果就被王子吻醒了。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個地方?
透也:以前不是說常常來這裏的放映室嗎?
棹:你不想見我,可是卻想要原稿。真是個自私的男人啊!
透也:說到自私,老師才是吧?
棹:那麼,我們彼此彼此吧。
透也:希望你能……告訴我一件事。
棹:什麼事?
透也:為什麼選擇……和我發生關係呢?
棹:那就說我對你有興趣吧!
透也:只是興趣嗎?
棹:我只是想知道形成你的到底是什麼,不只是血和肉,還有你的皮膚下面有些什麼
……櫻井透也是個很優秀的編輯,易於親近,可惜的是缺乏風趣,這是我聽到的風評。
但是,在我看來,你比這些社會性評價更單純、更認真,而且比誰都熱情。
透也:熱情?
棹:你比別人更膽小,非常怕自己會被傷害。明白自己會被熱情毀滅!
雖然長得貌美,卻約束自己過平凡的生活。這是因為,你害怕自己內在的感情。
透也:這些只是老師的想法而已,我……很無趣,是個只會工作沒什麼特長的男人。
棹:那種程度的人的話,我也不會有興趣的吧?
但是game已經結束了。資料和原稿你都帶回去,就可以了。
透也:呃……
棹:又怎麼了嗎?
透也:老師,太狡猾了!一直以來,都讓我像傻瓜一樣做選擇。我是笨蛋,不能同時選擇兩個人。
所以,我不能選美和。我喜歡你!我想成為老師的……特別的人!
但是,如果你對我沒有感覺,那我待在你身邊也毫無意義。不是這樣的話,
就沒有辦法忍耐!我已經不想再去背叛任何人了。老師……希望看到這樣的我嗎?
我把自己的感情問題處理得亂七八糟,這樣的我你想看見嗎?
棹:你想要我回答嗎?
透也:嗯。
棹:我只是想,把你變成我自己的人而已。
透也:你想要的只是這個身體吧?
棹:這種區別沒有不同。和我在一起時,起碼你的心和身體都屬於我。
而你又能得到快感,這樣不是很好嗎?
透也:所有的一切聽起來,好像都是為了我。如果真的是這樣,
為什麼我不知道你感興趣的不只是我的身體而已?
那麼重要的事我都不知道。為什麼你一開始都不告訴我?
棹:是你沒有問我的。
透也:你騙我!
棹:我一向最討厭的便是破壞約定和說謊,你不知道嗎?
透也:所以,我要你的心……需要你的人……
棹:所以才說,這種話不是很輕易就說得出口嗎?如果你想要的話,我可以全部給你!
透也:老師是屬於一個人的,我想要老師只屬於我!
棹:那我就是你一個人的!你如果是我的人,我就會把心給你!
我雖是不需要自己以外的人,可是我發現有你在我身邊也不賴。
透也:你是說,比起一個人獨處,跟我一起比較好嗎?
棹[笑]:呵!
透也:你這個認真過分!
[kiss]
透也:這個就叫喜歡的事。想和我在一起,對我有興趣,就表示你是喜歡我!
棹:我……喜歡你……這實在很有趣。我都不知道。
透也:你在說自己的感情時也很專注呢!(可能是這個意思,錯了表打我。)
棹:請你在kiss時專心一點!
透也:[終於讓我知道了,這個人其實是不會表達自己的感情。
人在說謊的時候,從眼睛就能看出來。*****是做不到。*****。然後,我對他的****(*沒聽懂)]
[H]
透也:不要……
棹:你每一次都這麼說。
[H]
棹:馬上就變成這樣還說不要,就不要在說謊了。你有多想要就直說(?可能……)。
透也:老師……
棹:用嘴好好含著。
[H]
透也:人間美味……
棹:好了吧?跨上來!
[H]
棹:太緊了,要弄松一點才行。
透也:可是……已經……
[H]
棹:不要頂嘴,透也!果然你是個相當淫亂的人啊!怎麼能忍耐到今天?
透也:不是的……老師,只是……
棹:只是什麼?不過你好像只要這樣逞強就會很快樂。
[H]
透也:再……往裏一點……
棹:這裏嗎?
透也:對……就是那裏!老師……老師!我快要……
[H]
棹:真得有那麼舒服嗎?
透也:我快死了……快一點……穗高也……
棹:你第一次對我說出這麼挑逗的話呢,這是獎勵!
[H]
透也:還要……更多……喜歡……喜歡你!


第十回


【翻譯】
透也:老師…… 棹:怎麼了?你睡不著嗎?
透也:老師打算什麼時候回東京呢?你到底是怎麼打算的……
棹:等到我厭倦你的身體再說。
透也:那樣的話,原稿先給我,我先拿回去。
棹:你真是不可愛![kiss]在你回去之前, 再來嘗嘗你的身體。[kiss]你不在的話,我會很寂寞。
透也:誒? 棹:有你在總比我一個人好。大概,就是你說的一種喜歡的感情吧……
透也:是的。[這個我真得喜歡,所以我絕對不會放手!就算讓我萬劫不復!
太沉溺於身體的快感中,我究竟會墮入怎樣的地獄?而且不止是自己,他也成了共犯。
但是我現在,只想與老師一起溫存。感覺著他的體溫,沉浸在他帶來的幸福中,這對於我,就足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