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665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廣播劇☆有罪系列2 原罪4~6完 ←慎入激H


【配音】
樱井透也CV:绿川 光
穂高櫂CV:小杉十郎太

第四回


【翻譯】
天野陽:那這次的原稿怎麼樣?
櫻井透也:很完美啊。完全被吸引了,很想知道劇情將如何發展。
天野陽:真的嗎?那個,櫻井先生,
櫻井透也:啊,是。
天野陽:這個工作完成之後,我有件想做的事。
櫻井透也:想做的事?
天野陽:是的,可能的話,我想正式的追求你。
櫻井透也:誒?
天野陽:就像我說的那樣,你和穗高凱有關係的話,就證明你可以和男人的是吧?那樣的話,我也有機會的。
櫻井透也:雖說最近經常見面,也不要開這種玩笑啊,太不謹慎了。
天野陽:聽起來像玩笑嗎?
櫻井透也:真心的話,我會困擾的。我並不是特別喜歡男人。
天野陽:那麼這次也可以恰巧對男人動心了就好。確實我不像穗高凱那樣英俊,可能也沒有什麼才能,但是我也很物超所直的。
櫻井透也:除了我,也有很多適合天野老師的人不是嗎?
天野陽:呵,我覺得櫻井先生真的很好。我不能很好的表達…那個…你雖然是大人了,卻有非常可愛的地方。啊,當然你工作上也很有能力。平時是冷靜能幹的編輯,時不時的會非常沒有防備不是嗎?我喜歡你那一點。
櫻井透也:真狡猾啊,天野老師。不管怎麼回答都會碰壁。好不容易有了很好的合作。
天野陽:那麼,先保留答案不可以嗎?
櫻井透也:保留……那就這麼樣吧。
天野陽:保留就意味著我還有機會啊。
櫻井透也:〔我知道半調子的答復只是在逃避,我只是不想太直截了當的拒絕他,到頭來狡猾的是我啊。〕
櫻井透也:承蒙照顧了。
穗高櫂:今天有什麼要事?
櫻井透也:前些天委託您的希望您執筆的事。。
穗高櫂:我現在正在寫六風社的原稿,暫時要優先那一方,所以不能接受蒼山書房的委託。
櫻井透也:誒?確實六風社的新刊,不是這月底開始發售吧?
穗高櫂:優先哪個原稿是我的自由吧。
櫻井透也:但是,這和約定的不一樣啊?
穗高櫂:什麼約定?
櫻井透也:撞球的,不是嗎?
穗高櫂:但是你不勝的話,我就不能開始原稿創作,我不能為此耽誤別的工作吧。
櫻井透也:我們出版社不是特別的嗎?
穗高櫂:我已經對你們社很特別對待了,本來的話《羽化》是從現在才開始寫的,但那提前到趕在三月完成了不是嗎?
櫻井透也:但是,其他社的編輯也請老師打賭的話,您也會接受嗎?
穗高櫂:如果我有想被特別對待的編輯的話……
櫻井透也:〔我覺得他的意思是我並不是唯一被特別對待的,胸口好疼啊。〕
穗高櫂:如果你還希望我提前完成你們的原稿的話,就繼續和我賭吧。即使是這樣,我覺得這還是對你們特別對待的了。
櫻井透也:(我的身體說到底不過是賭博的獎品而已,這顆渴望穗高老師的心,對於老師來說毫無價值。說不定把心靈和身體分開來就好了,可是我辦不到,我不能為了工作放棄一切!)
穗高櫂:你打算怎麼作,櫻井先生?
櫻井透也:實在很抱歉,我今天先打擾至此了。後面的事我會先和上司商量,然後再來拜訪您。耽誤您的時間了,實在非常抱歉。
穗高櫂:我明白了。
櫻井透也:今天很謝謝您。〔我想穗高老師可能會追上來,這種事根本沒可能啊。像這樣試探老師的行為,好像太遲了。〕
槇原:哦,櫻井,今天直接回家嗎?
櫻井透也:是的,我要去拜訪穗高老師。
槇原:唉。老師到底在彆扭些什麼啊?
同僚:穗高老師的話,正在和六風社的女編輯傳緋聞不是嗎,是不是迷戀著對方呢?
槇原:不會把,那個人的話一定不會。
櫻井透也:〔那個傳聞正是我去穗高老師家的原因,經過了幾個不眠夜,不能只是一味的逃避了,必須鼓起勇氣和老師談談!〕
〔門鈴〕
穗高櫂:怎麼了,有什麼要事嗎?
櫻井透也:我有事想和老師說。
穗高櫂:有事想對我說.
櫻井透也:我喜歡老師,我不知道老師怎麼想,但是我只有老師,我一直喜歡的只有老師一個。
穗高櫂:然後呢?
櫻井透也:就是這些。
穗高櫂:我不理解你想要說什麼。
櫻井透也:這不是理解的問題,我說我喜歡老師,您完全不明白我的意思嗎?
穗高櫂:每個人的感覺方式是不一樣的,我沒有可能和你有同樣的想法。
櫻井透也:這都是些歪理!我已經厭倦了,我和老師不一樣,沒辦法把工作和私人完全分開!我沒辦法抱著這種感情還和老師打賭。
穗高櫂:那麼今天我就以私人的身份滿足你,我會好好疼愛你的。
櫻井透也:我說的不是這種事!我喜歡老師,所以這種身體關係是不行的,這種身體關係讓我很迷茫,最重要的不是心靈嗎?我想要的是老師的心情,是心靈!
穗高櫂:我說過已經把心給你了,還不夠嗎?
櫻井透也:我沒有這樣的實感。
穗高櫂:那就沒辦法了,你不相信我的話,我也沒什麼可做的了。
櫻井透也:但是…但是我……是這樣吧。突然造訪實在很抱歉。〔我好像笨蛋一樣,煩惱了好幾個月的事情,這麼短的時間就就解決了。這就是穗高老師,我不是知道的嗎?!和這種人正常戀愛是不可能的,這樣就結束了,必須要結束了,全部!〕

第五回


【翻譯】
櫻井透也:(為了將完成書給天野老師,我約了他在酒店的大廳中見面。)
天野陽: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因為今天人很多。
櫻井透也:不,我也是剛到而已。
天野陽:剛剛那那裏遇到穂高 櫂了哦。
櫻井透也:因為今天這裏有水野書店的受賞儀式。
天野陽:是嗎?但還真不好意思,讓你特意把樣本書送來。
櫻井透也:這是我們第一次合作,我也很想親自送來。啊…
穂高櫂:好久不見了。
櫻井透也:一直受您關照了。
穂高櫂:今天來參加派對?
櫻井透也:不,是個人的私事。
穂高櫂:是嗎,打擾了。
櫻井透也:(我撒了謊,好狡猾,好苦澀的謊話。)
天野陽:櫻井?
櫻井透也:啊,不好意思,那麼讓我們進店裏面去吧。
櫻井透也:(今天一定要好好回答天野老師,但是如果接受天野老師的告白的話又會重蹈過去的錯誤對自己不誠實,回到拋棄了美和的醜惡的自己,我已經不想再傷害別人,也不想自己受傷了。我還對那個人……)
天野陽:不好意思,讓你陪我這麼晚,累了?
櫻井透也:不,怎麼會?能和你見面很高興。
天野陽:那就好。不答應成為我的戀人也好,但今天能不要走嗎?
櫻井透也:什麼意思...
天野陽:雖然不能說讓你喜歡我或是說成為我的戀人,但,但是看著櫻井這種難過的表情,最痛苦的人是我。只是身體也好,可以賣我嗎?
櫻井透也:如果能夠沉溺在可以忘卻一切煩惱的快感中的話,會是多麼好啊?
天野陽:我並不打算做卑鄙的人,穂高櫂的事情我不會對任何人說,會給櫻井造成不利的事情也不會做,我只是,已經看不下去了。
櫻井透也:但是我忘不了那個人。
天野陽:那點我還是明白的,但戀愛是遲早要結束的東西,櫻井沒有必要被那個人一直束縛。
櫻井透也:不是的,我只會和喜歡的人,做那種事...
天野陽:我也一樣。但,如果試試的話,也許櫻井也會變得輕鬆些,為此你可以利用我,走吧。
天野陽:房間在20層,電梯似乎在那邊的本館樓中。
櫻井透也:天野老師,那種事情我...
天野陽:不能讓你一人。
櫻井透也:...
天野陽:如果不打算的拒絕的話,我就強行帶走了。
穂高櫂:事情辦完的話,就把他還給我吧。
櫻井透也:穂高老師!
天野陽:櫻井接下來還有要事,請不要打攪。
穂高櫂:工作上的事已經完了吧,我只是借你那會兒而已。
天野陽:剛才櫻井說了,今晚屬於私人時間,不記得了嗎?
穂高櫂:私人的話我更是享有優先權,過來,透也。
天野陽:不可以去,去的話櫻井只會再次受傷害,這點還是明白的吧?
櫻井透也:(但這是為何呢,如此見到他的臉,聽到他的聲音,心就會如此的麻痹絞痛,是因為我仍深愛著他吧)對不起……
櫻井透也:啊,慢著!你在做什麼?
穂高櫂:我要將那個男人的味道全部清除,脫掉吧,把那男人摸過的衣服全都扔掉。
櫻井透也:不喜歡我不在乎的話就請不要管我!如果只是在玩弄我的身體的話,僅是如此的話,將我忘掉不就好了嗎?
穂高櫂:是誰何時這麼說過了?
櫻井透也:受夠了,我已經累了。
穂高櫂:就算如此也我也認同你向別的男人出手啊,難道就那麼性欲旺盛嗎?
櫻井透也:老師又和我沒什麼關係,我想和誰怎麼做不是我的自由嗎!?
穂高櫂:你是我的東西,看你似乎忘了這點,於是我去接你回來了。
櫻井透也:那種話我已經聽膩了,我已經不想再被你當作道具一樣的看待或粗魯的玩弄了,和奴隸不一樣,我也有心啊。
穂高櫂:我不打算將你交給任何人。
櫻井透也:明明不喜歡我。
穂高櫂:喜歡啊。
櫻井透也:請不要再開玩笑了,我實在看不出老師哪里喜歡我。
穂高櫂:遺憾的是你心中愛的方式我並不懂,所以我僅是以自己的方式...但如果你有好好的說的話,我也是可以理解的,想怎麼做,告訴我,讓我如願你的期望吧。
櫻井透也:你沒有在撒謊嗎?
穂高櫂:我不想背叛你,更沒有撒謊的興趣。
櫻井透也:那麼請告訴我。
穂高櫂:什麼?
櫻井透也:你喜歡我嗎?
穂高櫂:剛才不是說了喜歡的嗎?
櫻井透也:騙人。
穂高櫂:也說了我不撒謊,我喜歡你,透也。
櫻井透也:那麼,你能對我說“我愛你”嗎?
穂高櫂:我愛你。
櫻井透也:我也好喜歡老師,非常喜歡,喜歡得變得迷惘。我不會喜歡上或需要老師以外的人,但一直好不安,所以,請偶爾也對我說喜歡我吧。
穂高櫂:以前不是說過喜歡了嗎,那樣不夠嗎?
櫻井透也:一次是不夠的。
穂高櫂:是嗎,不過這種事早些說不就好了?
櫻井透也:可是我總覺得是我單方面喜歡老師,害怕去試探。
穂高櫂:你單方面?
櫻井透也:每次都是我想見老師,而老師卻沒有想要見我吧?
穂高櫂:你認為我是閑得整日呆在家裏的人嗎?你忙得連請有薪假期也都不行吧?別看我這樣可也有顧慮著你的。
櫻井透也:騙人。
穂高櫂:我們不是約定過了沒有謊言嗎?
櫻井透也:(這麼說來,我去的時候的確每次都有在家。不主動邀請我,是因為我說過自己很忙嗎?)
穂高櫂:你單單作為你自己就有著存在的意義,和對我來說你是世間獨一無二一般的意義,怎樣的存在都不能勝過你,至少我這樣認為著。
櫻井透也:那,為什麼和那個女性有了謠言呢?那位六風社的人員。
穂高櫂:我們只是在一同尋找下本小說的資料而已。你不是也違背了我們的約定嗎?和那種男人私下見面。
櫻井透也:但我喜歡的只有老師而已,我只和老師上床。
穂高櫂:你沒有信任我呢。
櫻井透也:老師不也是,完全沒有信任我嗎?
穂高櫂:那麼,我們就扯平吧。
櫻井透也:那麼,從今以後請相信我。(在平日的態度中不小心便忘記了,穂高老師內心也很孩子氣。在可以看透他人內心的另一方,一定對自己的事情非常的遲鈍,我明明需要顧及這個的,卻完全忘記了。)
穂高櫂:我知道了,還有其他的期望嗎?
櫻井透也:請愛我,深深的愛我,以老師愛的方式令我迷糊。
穂高櫂:你不是不喜歡僅是身體上的嗎?
櫻井透也:哪邊都好,身體心靈都吞噬下去,請愛著我。
穂高櫂:說了好可愛的話,你不時的會忘掉自己是誰的東西吧。所以,身體是必須的,這樣你就會記起,你是我的,我是你的。脫掉衣服,透也,讓我好好確認一下,你是我的東西。
櫻井透也:好癢。
穂高櫂:不是說了要把那個男人的味道祛除的嗎,這樣就有感覺的話是不行的哦。這可是懲罰來的。
櫻井透也:但是,這種……
穂高櫂:還是想讓我做的更多?
櫻井透也:做吧……
穂高櫂:說完整,想讓我在哪里,做什麼?
櫻井透也:摸我,舔我,讓老師擠滿我的身體中。
穂高櫂:哪里都沒有被碰嗎?
櫻井透也:沒有,不,我們沒有做……啊……
穂高櫂:不老實點的話是洗不好的。
櫻井透也:好壞,不要,討厭……
穂高櫂:怎麼了?
櫻井透也:老師也...脫掉...老師,不行了…
穂高櫂:你的手停了,讓我好好幫你脫了吧。差不多該侵犯你了,趴下看看。如果沒有忘記我的話就好好放鬆。嗯!!把它全部吞進去了呢。
櫻井透也:形狀,還好好記住。
穂高櫂:形式?
櫻井透也:無論…哪里……老師的,全部都...
穂高櫂:我的...好厲害,全部一下子都進去了。
櫻井透也:好……好舒服……
穂高櫂:在這裏將男人吞噬,就這麼高興嗎?
櫻井透也:好舒服,啊……老師也,舒服嗎?
穂高櫂:很喜歡被這樣做吧?
櫻井透也:喜歡喜歡喜歡,非常……再,再深些,再用力的淫亂些!
穂高櫂:不行,你會受不了的……
櫻井透也:不行了,要死掉,射,要射,我要射了!!
穂高櫂:這樣可以讓貪婪的你滿足了嗎?
櫻井透也:還是要辯解一下,我真的只有和老師您做過!
穂高櫂:一次又一次的解釋反而更像是說謊呢。
櫻井透也:但是老師你...總是懷疑我。
穂高櫂:明明還花費了休假和天野去了旅遊。
櫻井透也:為什麼你會知道?
穂高櫂:就算再怎麼隱瞞,該知道的人還是會知道。那時聽慎原說你取了休假於是給你打電話,然後那個男人接了。想讓他把電話交給你他倒是貌似很為難。
櫻井透也:我沒有發覺,這麼來老師生氣也是不可避免的吧。
穂高櫂:也明白那個男人不知天高地厚的愛上了你,而你也說不定會隨波逐流。
櫻井透也:但是天野老師是工作的物件。
穂高櫂:你不是也和工作的對象的我上了床嗎?
櫻井透也:那是……因為對方是老師您。因為天野老師在我們編輯部沒有實績,不能算成公幹,以才用了休假。
穂高櫂:但是你卻沒有了可以給我用的休假?
櫻井透也:但是,我想和穂高老師以外的別人有實績啊,我不想讓別人認為我公私混淆,不想讓別人覺得我是因為我們的戀人關係才被老師偏袒。
穂高櫂:你這樣思慮的本身就是在公私混肴的體現。
櫻井透也:什麼意思?
穂高櫂:我不知道你是多麼的沒腦袋,那是說偏袒什麼以前的問題。想見我時就來,想做怎麼做就去做吧,因為只有你可以親近我。需要付於我的代價僅此而已。
櫻井透也:那麼的話,老師來問我不是也可以的嘛?這麼做的話我一定會好好回答,只有老師一人...
穂高櫂:也許吧……
櫻井透也:(他也害怕嗎?在聽了謊話後那麼大反應也是因此嗎,因為我的動搖,也許還被懷疑不愛他了)……對不起。
穂高櫂:想要道歉的話...對了,來聽聽我的請求吧。
櫻井透也:請求?
穂高櫂:偶爾可以答應我的約會邀請嗎?
櫻井透也:但是,如果被誰看到的話……
穂高櫂:被誰看到我才不管,只要你願意的話,怎麼?不喜歡約會嗎?
櫻井透也:也不是那樣。(是我沒有勇氣,狡猾又多慮,不想降低別人對我的評價,想讓別人覺得我能幹,就是被那種自尊所擾,才不能和這個人之間的愛共注一線)我只是想呆在老師身邊,這樣就足夠了。
穂高櫂:KISS的地方在等著我們呢。
櫻井透也:(只要能在你身邊的話,這就是最大的幸福。然而愛卻遲早有破壞,流逝的一天。正是因為我已經不天真地不再相信永恆,所以現在才想將這份感覺珍惜。從對他人的背叛中誕生的這份愛,開始雖然是那樣的罪孽深重,但這對我來說是不可取代的東西。)我喜歡你。
穂高櫂:透也。
櫻井透也:嗯。(甜蜜的吻是如此溫柔,像是在淨化著被這雙手擁抱的罪過。)

第六回


【翻譯】
綠川光:好,那麼現在為您奉上的是Free Talk。料理、食物,等等和這些有關的東西,不論什麼都好,說起來的的話就感覺很有趣。
崛江一真:是的。
綠川光:那麼,就從我開始……
崛江一真:哈哈~~請~請~
綠川光:呵呵我先來,櫻井透也的配音綠川光。嗯~料理的話很不擅長。但是,如果一定要做的話也許能做出來。到東京時候,空閒的的時候,無論怎樣,還是會想自己做點什麼。那時候腦袋裏閃耀著的西蘭花!
崛江一真:西蘭花~~哈哈
綠川光:西蘭花嘛,綠色的,(是),就覺得很有營養的樣子。(是),用水煮一下,等它變能吃的顏色了,就能吃了。但因為光用水煮的話很不好吃對吧,(是),就加上沙拉醬吃,但一咬的時候水就噴了出來,水煮菜和沙拉醬混在一起真的是很難吃!
崛江一真:嗯確實,聽上去確實是很難吃!
綠川光:這種情況有時就會出現,每次也完全的失敗。那接下來是……
崛江一真:我?
小杉十郎太:好
崛江一真:下一個我說吧
小杉十郎太:好
崛江一真:天野陽的配音崛江一真。我也不擅長做飯,絕對不能吃的一個東西就是魚,嗯生魚片,不是有種活著製作的生魚片麼,和朋友去吃的時候沒注意到那個是活的,看到它突然動起來,我嚇呆了。這之後,雖然注意了知道都是死的不會動,但是已經被嚇怕了,我留下那份生魚片完全沒有吃過。
小杉十郎太:真可惜!
崛江一真:雖然是很可惜,但是……
綠川光:我可能也有點怕。
崛江一真:是吧!
小杉十郎太:那個是魚說“很好吃嘗嘗吧”這樣的資訊的吧。
崛江一真:啊這種童話似的解釋還真是不錯。哈哈哈
小杉十郎太:是啊是啊,不好好享用的話是不可以的。
崛江一真:嗯是這樣的,我膽小。
綠川光:那麼下次去吃時要做好心理準備
崛江一真:是哦!謝謝!
綠川光:那麼接下來,第三個,拜託了~!
小杉十郎太:穗高棹的配音小杉十郎太。
綠川光&崛江一真:是的
小杉十郎太:嗯,說起建築(和食物差一個音)食物、不是建築哈哈!大概在大一的時候吧,和一個女孩子約會,然後問晚上想吃點什麼,剛好有個墨西哥餐廳…
綠川光&崛江一真:嗯是
小杉十郎太:然後,看有很多單品選擇,自己都沒有點過的。就在腦袋裏想,要哪個呢要哪個呢?然後就說請給我"Chorin"!
绿川光:哈哈哈,是"Chorinzo"吧!(注:那是墨西哥的一种香肠,片假名写成“チョリンソ”,小杉误看成“チョリンン”)
小杉十郎太:是手寫的菜單哦,把Chorinzo看成了Chorin!
綠川光:哈哈哈Chorin……
小杉十郎太:就那麼裝模做樣的說我要Chorin,那個點菜的是個女孩子,就憋不住笑了的問我,是要Cho、Cho、Cho、Chorin麼?但是那時候我完全不知道她笑什麼,和我一起來的那個女孩兒就說,是Chorinzo吧!結果裝相沒裝好出了個糗。
綠川光&崛江一真:對方知道這個料理啊,對方道這個料理啊。
小杉十郎太:失敗的教訓啊!不懂的料理就不要點好的了,尤其是手寫的菜單一定要注意!
綠川光:好的,那麼就到這裏吧,大家再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